友情链接
 
 
 
 
 
 男性 > 健康男士 > 男性心理 > 正文

男人为什么要让女士优先

[浏览字号选择: ]
 
  我们现在学习LADY FIRST,实际上是为前几千年赎罪,尤其是中国男人,欠女人的,实在太多了。

  西方一些女权主意者认为LADY FIRST是女性的侮辱,这个我们暂且不要管他,别想着飞,还是先想学会走吧。

  10年前,在新疆,有个叫克拉玛依的地方,一个人说出了一句可以流传千古的名言。当时,在一个剧场里,几百个孩子和他们的老师正在演出,有领导观摩。火起,一片混乱,这个时候,一个人喊道:“让领导先走。”

  这句话将在至少100年内刺激着我们的神经。

  但是,也要看到进步。

  一年前,烟台海难,大舜号即将沉没,救生艇放下,一个服务员高喊:“让妇女儿童先走。”男人们都紧贴墙壁,没有抢下。

  那样实在太没面子了。

  其实,这不叫面子,叫风度。

  如果说这个国家还有希望的话,这希望就从这些NB男人的身上体现了出来。

  何止LADY FIRST那么简单。

  作为一个中国女人,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女士优先。记得最深的是从前过集体生活的日子,譬如大学时代,每天的饭堂开饭,每学期的开学放假,凡是涉及排队、拥挤这些词的时候,我们都惊奇地发现,中国男人为什么踢不了世界杯,为什么在竞技场上得不到几项冠军的原因:他们把太多的体力和威风都用在了同女人及孩子的较量上。

  这也不奇怪,因为中国文化从来就不培养绅士,因此也就无从找寻绅士风度了。虽然说,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世界的主体始终是男人的,但在显示强大这一点上,还是有着明显的文化差异:中国男人的强大里面有傲慢霸道的成分,所谓男尊女卑,我为什么要给一个女人让路?她们都应该为我服务才对;解放后,随着男女平等思想的建立和发展,男人又找到了不必绅士的新理由,既然是平等的,各顶半边天,为什么我要让你呢?于是又有了讨价还价的意思在里边了。而西方男人的强大里面,始终有一种大气的谦逊在里面,反正世界的主体已经是我们男人的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在生活的细节里面将女人的优越感全部赶尽杀绝,适当保留一点体贴和服务在里面,会让女人的心理更舒服一点,也更能体现男人的心胸和价值。霸气和大气,以强凌弱和以强容弱,虽然是一字之差,却的确差之千里。

  那一年我怀孕5个月,有一次搭公共汽车,上车的时候,看到周围没人有让我的意思,我就十分乖巧地等所有人上完后自己才上。站在车厢里,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反,倒是那些有座位的人对我很反感,我甚至从他们不安的眼神里读出来这样的话:怀孕了还不去打的,坐什么公共汽车。倒是那个40多岁的女售票员看不下去,大声地呵斥一个装睡的男青年起来把母婴座让给我,结果他很气愤地说:“我好不容易才抢到一个位,那么多人,凭什么非得我让?”那一瞬间,我对中国男人的认识再次得到强化,我觉得的确应该他坐,因为他比我更需要。

  当然,男人们这样做也不是一点好处也没有,比如客观效果就很好,由于女人从小就随时随地接受他们亲自做陪练的体能训练,在和他们的比拼和较量中,她们的潜力比外国女人更早得到开发,心理素质更全面,因此造就了身材不高大的中国女人在国际体坛上居然可以拿到举重、柔道等多个项目的冠军,当然,这是中国男人始料不及的。

  据说纽约世贸大厦倒塌,人们纷纷往外逃生的时候,残疾人、老人和妇女还享受着优先一步的权力。且不说这消息是真是假,单是这个说法都令我这个女人心头一热--那一步可能就是生与死的差别,男人却把机会让给了女人。那样的男人能不让人尊敬吗,那样的好男人却无辜葬身火海,可惜啊。

  在中国,请问有“lady first”吗?我这个lady活了30年,发现中国男人的女士优先态度只在一个地方体现出来:那就是在西餐厅就座的时候,雅皮一点的男士会装模作样地帮女士将坐椅拉出,请女士先就座。可千万别被他骗了,以为他是个真绅士。你瞧吧,到街上挤公共汽车,他一定奋勇前跃,对于被他挤到一边的老人、孩子、孕妇、女人,他看过一眼吗?毕业分配去面试的时候,他不仅不会优先女同学,对有竞争力的女对手,暗地里来那么一枪也是完全可能的。及至到了单位,面临升职加薪种种机会,他也绝不会让女士优先,恨不能每个女士都让他优先才好呢。对别的女人无情,对自己的老婆应该优先一下了吧。情况更糟,中国男人娶回老婆来,无不希望她既是保姆又是女强人,既对他一往情深又不计较他的二奶三奶,总之,凡好处都是归他的,凡坏的东西都让她默默忍受着。这就是他们的“优先”吧。

  越虚弱的男人越没有风度,而心胸狭隘的男人又势必越来越无能,此消彼长,阴盛阳衰几成定局。终于有男人把最后的话嚷嚷出来了:“有必要女士优先吗?为什么不男士优先?为什么不搞个男人节?男人也需要呵护……”男人们像广告词一样肉麻,直接向女性要求软弱的权力、萎靡的权力、吃软饭的权力、写不得不说的故事的权力、要求抚养费的权力。呜呼,上个世纪80年代,一个国家的人呼唤男子汉,如今不再呼了,转而呼唤“男性虚弱权”了,是进步,抑或退化呢?

  我像天下所有好心肠的女人一样,给男人们保留着最后一点颜面:请帮我拉一下椅子好吗?请帮帮手开车门好吗?在帐单不太大的时候,让他们付一次帐吧。让这一点可怜的“lady first”留着吧,就算男人已经不需要这样的掩饰、可以直接堕落到底了,女人们却还需要幻想呢。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为生命呐喊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354-2423800 Fax:0354-2423800 Email: [email protected]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