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心理> 婚姻家庭> 同居时代> 正文
[浏览字号选择: ]
 

  如果时间倒流,我一定不会选择试婚。那样的话,小米今天的身份就是杨安的妻子,而不会像现在一样什么也没有。

  遇见杨安那年小米23岁,在一家报社实习,他负责带她。说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反正在忙忙碌碌的奔波中,她们就相爱了。

  对婚姻小米一直有一种恐惧。起初是因为不愿意象妈妈那样每天只知道围着厨房和爸爸转,除了一身油烟味,完全没有了自己的天地,后来是因为看多了今天爱了明天就不爱了的故事对自己没有了信心。

  遇到杨安以后,小米发现自己慢慢地变了。她不想让他离开自己,想有一个属于她和他的两人空间,然后跟他从早厮守到晚。可是她又不敢结婚,怕自己有一天会厌倦了这一切而伤害他,更怕他不能一生守着她而伤心。

  后来小米在杂志上看到有关试婚的文章,就跟杨安说:“我们也试婚吧,如果觉得彼此合适,可以过一生的话,再结婚。不然,等到结婚后再去撕破脸皮多不好。”

  开始杨安不同意,说爱她就只想让她做他的妻子,而不是情人。小米对着他蹦,冲他撒娇,说这不是情人,是演习太太!经不住她的一再纠缠,杨安还是答应了。

  小米家离这座城市很远,她也不敢告诉爸爸妈妈她要试婚,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下奇闻。

  杨安是一个很负责的男人。他同意小米的要求是为了让她开心,一切都被他安排得像结婚一样正式,在她们未来的新房里他对她说:“一个月啊,一个月后如果你对我有信心了,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搬家那天,杨安的父母没有像她们希望的那样出现。小米知道她的做法一定让他们觉得她是一个很随便的女孩子,他们的儿子跟她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其实,那天晚上小米在某一刻真的有点后悔了,谁不想在这样的日子里得到父母的祝福呢?

  可是后来他们太快乐了,那些小小的不开心眨眼就被她踢到了九霄云外,她幸福得就像要飞起来了,连那些她极其讨厌的油盐酱醋,似乎也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
他们也很默契,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小米慢慢开始想,也许他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开开心心地过一辈子。

  杨安老是催小米去拿结婚证,她赖着不肯去,说:“我们这样不是也很开心?再说时间长一点儿就更能试验你我的感情是否真的达到进围城的境界了!”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被他们丢了过去。

  杨安出车祸那天,小米没有进病房,我不敢相信他就这样离她而去了。她一个人趴在医院的窗台上哭,而他的家人——他的爸爸、妈妈、姐姐紧紧地包围着他,那时她才深切地体会到,她不是他的妻子,她什么也不是。

  与杨安共同买的那幢房子有他们太多的回忆,小米不敢再住,她怕那样会永远走不出他的影子,便想把它卖掉。

  可是从老家回来后小米发现,房子已不再是她的了。她想起当时和杨安一起凑钱买房子的时候,他曾经说要在房产证上写上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时,小米拒绝了,她说:“你的不就是我的吗?”现在,她不是他的合法妻子,他的并不是她的。

  后来小米想,试婚对于两个相爱的人来说,也许根本就试不出什么,因为在试的过程中两个人都在全心地投入,而如果结婚后两个人也能全心投入的话,一样会生活得很幸福,又有什么可试的呢?

  情与理似乎总是让人难以做出选择。有人说:结婚与试婚的区别仅仅在于一张婚书,所以结婚对于相爱的人是毫无意义的,可是当一系列的现实问题需要你“拿出证据”的时候,一纸婚书背后似乎又有太多的东西。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为生命呐喊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354-2423800 Fax:0354-2423800 Email: [email protected]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