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心理> 婚姻家庭> 同居时代> 正文
[浏览字号选择: ]
 

  峰(男,32岁,公司主管)

  我总是和她吵架。好像生活好了,默契却消失了。两个人生活久了,淡淡的屋子中好像有一股霉味,用狐朋狗友的话来说:“老蹲在一个缸里。连洗脚水都泡凉了。”回忆往事,我们曾经是不羁、任性、痴狂地相亲相爱.而那些曾经一起笑过的、梦过的、走过的日子,仿佛都已飘散成清晰但又遥远的印记。日子并没有变成原来梦想的样子,心情像一杯清咖啡.在时间的餐台上越放越凉。现实与梦想永远冲突,这就是人生永恒的无奈与真实。

  我喜欢娴,娴是我的秘书,娴很聪明,很能干。有时候身边天天接触的优秀温婉的女人好像不知不觉中侵蚀了感觉,思想被幽灵般地缠绕着,不经意间,也不知道是哪天迷失了自己的心。

  所以,我想离婚,但是总下不了决心。夫妻间吵归吵,但是要一下子割舍多年的结发之情,我心中又有一种难言的痛。我们又一次吵架了。还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怎么办?也许是该下决心的时候了,我想。

  晚上和娴一起吃饭,娴与我有很多相似之处,连吃东西的口味也差不多。点了两份卤水鹅翼,我和娴都最喜欢吃这个。我把自己的那份挪到娴的面前。一会儿,娴就差不多吃完了,但娴这时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我说:“你也吃。”并把一块翼尖送到了我的嘴边。

  第二天,我想和妻子最后摊牌,我不想再在吵吵闹闹中生活了,所以,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我没话找话地聊着,看见她拿着一双干净的筷子在腰果炒肉中挑着,不一会儿,腰果与肉就划出了一个界限。

  我想:“这么久了,她还是改不了挑食的毛病。”“快吃吧,我知道你最喜欢吃腰果了。”我愣了一下,她接着说:“我记得上回你带我出来吃饭的时候也点了这个菜,菜让你翻了好几遍,一颗腰果也没留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次和她出来吃饭应该是半年多以前的事了,她居然还记得那么清楚。“以前我们常常来这里吃饭。”她说得没错,刚结婚的时候我们经常来这里吃饭,点得最多的就是这个菜,因为她喜欢吃腰果。所以,我只吃肉,而她吃腰果,那时候的感觉很温馨。我问她:“你不喜欢吃腰果了吗?”“没有,我喜欢,但是我更喜欢看你吃,我好久没有看到你吃饭的样子了。”我鼻子一酸,想起当年看着心爱的她吃腰果的样子。我曾经是那样的满足,而今天她和我仅仅出来吃一顿饭就竟会让她感到如此喜悦。也许我走进了那个怪圈,记得一位大学教授说过一句诙谐的话:“老婆别人的好,文章自己的好。”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世间没有一个人会感到绝对的满足,大家都想做另一个人,只要这另一个人不是现在的他。我想了很多,但那句为摊牌而准备的话,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不久之后.我和娴分开了,我依然和妻子在争吵中一天天地过着日子。因为,我当初为自己选择的妻子就是最好的情人,尽管她不太完美。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为生命呐喊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354-2423800 Fax:0354-2423800 Email: [email protected]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