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心理> 心理分析> 创伤应激> 正文

所爱之人离开我们的日子

[浏览字号选择: ]
 

   当所爱之人离你远去的时候,你难免会有消极悲观的想法。数个世纪以来,面对死神的威胁,诗人、文学家和哲学家已经写出了无数哀伤的作品。命运之丝被无情地纺织成各种让人不忍目睹与耳闻的现实,这使他们痛苦不堪。他们用生动的语言来表达这种无法忍受的分离之痛和命运的不公。正当生活的热爱者痴迷地享受生活时,命运总是无情地将匕首插人了他们那充满活力的躯体。年轻的时光在不断地缩减,衰老沿着迷茫之路正在无意义地蹒跚而来,于是诗人哭泣了,我们也随之哭泣。这个充满魔力的黑暗宇宙竟能在眨眼之间将谈笑风生、具有灵性的艺术家、科学家、儿子、母亲变为一间空荡荡的黏土小屋,变为黑色的丧服和一坏冰冷的黄土,于是诗人反抗了,我们也随之反抗。大部分人心中都有着对生活的渴望,但死神却凌驾于我们之上,无情地统治着我们,这也许是诗人的全部怨恨之所在。

  无论怎么解释,有一点不可否认:文学在死亡问题上更多表达的是积极反抗,而不是逆来顺受;不是眼泪和悲伤,而是勇往直前。顺便提一下,古代巴勒斯坦和古希腊的作家与同时代的诗人在死亡问题上的态度是一致的。尽管两千年以前的作家和现代作家所使用的语言和表达的方式可能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却无本质区别,这也许是人类理性有限性的最充分的证据。如果没有足够的形式表达我们感情和思想的主旋律,我们都会成为充满困惑的孩子。两者的结合产生的新形式是无限的,但其根本的主旨是一致的:勇敢或懦弱,克己或自怜,因悲痛而奋起或因伤感而消沉。

  对那些失去亲友丽陷人悲痛之中的人来说,单单靠逆来顺受是不够的,还要在情感上受到悲痛感的熏染,这样才能够使他们积极而不是消极地驾驭痛苦和悲伤。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类已经总结出了摆脱悲痛的精神胜利法,诗人和哲学家也可能凭借直觉得出一些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为生命呐喊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354-2423800 Fax:0354-2423800 Email: [email protected]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