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心理> 心理分析> 人际交往> 正文

在人际交往中宽容即是爱

[浏览字号选择: ]
 

   我们该怎样做,才算是爱他人的最好方式?很多人选择了利他主义的道德准则,其表现形式也多种多样,在这里只想论及一二。我们不能粗暴地要求别人服从自己,对别人的个性要容忍和尊重,这是我们表达爱的最好方式。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帝国主义者,我将要谈到的这种人,他们不是政治上的帝国主义者,因为他们并不侵略别国的领土;但他们却是人际关系问题上的帝国主义者,他们强迫最亲近的人无条件地服从自己,听从他们专横的命令。比如,父亲强迫极有艺术天才的儿子去经商,母亲要求女儿忠诚地为她服务,让其过着悲惨的日子,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立发展的空间。与这些家庭中的极权主义者相反,我们对亲近的人应该怀有真正的爱,尊重他们的个性,而不要求他们一切服从自己的意志。我们不应该戴着爱的面具,要求我们的妻儿和兄弟去为我们做无条件的牺牲。

  宗教是这样看待生命的:上帝造成的每一个人都是神圣的、独特的,有其独特的气质、独特的需要、独特的愿望和独特的梦想。我们赞成宗教的这个观点。我们不仅容许各种观点的存在,更重要的是,我们承认每个人的独特价值。只有这样,我们对人类才怀有真正的爱。这是一个五彩缤纷的多元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上帝并不喜欢单一的枯燥世界,在他造世时,他就已经使这个世界多彩多姿了。

  我们人类也是一样的。有些人天生好动,不得安宁;有些人却心平气和,爱好沉思。如果一个人像摔跤运动员那样强壮有力,那么与那些白面书生和憔悴的苦修者相比,身体上则有更多的能量需要发泄。有些人是天生的乐天派,整天嘻嘻哈啥;而另外一些人却显得忧郁感伤。我们的体格是不相同的,这个简单的差别会造成我们自我实现方式的极大不同。有些人惯于行动,而有些人却长于沉思;有些人热情奔放,有些人却自制拘谨;有些人喜欢征服,有些人却乐于服从。当然,我在这里不是在宣扬某种宿命论。我只是想说,我们可以对生命之树进行修剪、整形,让它长得更好。

  但我们却不能允许任何外在的力量对生命之树任意修剪,甚至愚蠢地剪下最茂密的心灵枝条。

  对他人宽容,不仅是谈论伦理道德问题的先决条件,也是个人自我调适的前提。对于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好的,什么是适当的,别人与我们的看法不相一致,我们就不高兴、不能容忍,这只能说明我们自己内心的信念还不坚定。一个真正自信的人,他希望每个人都保持自己的个性。一个没有鲜明个性的人,却希望别人与自己是同一个模子造出来的,是不可能达到心灵的宁静的。

  我们并不希望别人的观点与自己的观点完全一致,也不希望他们的性格只是我们的翻版,只有做到这样,我们才是真正地爱别人。

  宽容,作为对人类之爱的一种方式,不仅适用于我们私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也需要我们在更广阔的社会舞台上实践这条原则。在相互交流思想时,或是参与政治生活时,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宽容的话,就可以避免自我偏执和相互仇恨。我们主张宽容,但并不是要消极地对待别人的不同观点。

  严格地说来,宽容意味着积极主动地理解他人的观念、行为和习惯,当然,并不是要我们非得去接受它们。采取宽容的态度,我们便懂得欣赏、尊重别人的观点。更进一步说,当持不同意见者的权利受到攻击时,这种宽容的心态会用一种更为激进的形式表现出来。正如伏尔泰所说:“我绝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是迄今为止对宽容概念的最完美表述。

  非理性的仇恨根源于无知和恐惧,而采取一种冷漠主义的态度,只不过表现了精神上的懒惰。

  要做到宽容,需要在仇恨和冷漠之间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约翰·莫利曾经这样说:“借着宽容的名义,对一切都毫不在意,这只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借以掩饰他的毫无主见,或者以此掩饰他不想有主见。”宽容不是道德上的随意,也不是随便偏离确定的原则。如果我漠不关心,只是信口说两个不同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好,这并不表明我是宽容的,只不过说明了我的懒惰而已。但如果我强迫周围的人与我的观点一致,那就意味着我干涉了别人的权利。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为生命呐喊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354-2423800 Fax:0354-2423800 Email: [email protected]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