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心理> 心理分析> 情绪管理> 正文

适度恐惧的有益怍用

[浏览字号选择: ]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们感到害怕和恐惧,也是一件可喜的事情。当原子弹、病菌,以及社会的道德困境威胁人类的生存和幸福时,我们会感到恐惧。正是人的这种心理机制给我们提出了警告,使我们避免了许多危险而生存下来。如果我们想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学会如何避免可怕的、有害的事物。从这个角度来讲,恐惧感也决不是一件坏事。

  在人类文明史上,所有发明和发现在某种意义上都是人们恐惧和焦虑的副产品。人类因为害怕黑暗,便努力寻找办法去克服它,于是发明了取火的技术,掌握了发电的方法;人类因为害怕痛苦,于是发明了医术,掌握了外科手术、麻醉方法和治疗技术。如果人类有一天不再感到害怕了,那么也就失去了进步的可能性。恐惧的感觉常常激励我们去创造和发明使我们免于恐惧的手段。

  人要想成为万物之灵,高出其他动物,必然需要为此付出代价,也就是说,人总会感到恐惧和焦虑。人是有想像力的、富有理性的,只有人才会感受到那种生存的恐惧。田野中的动物只不过感受到动物式的惊恐,但却感受不到人类才有的恐惧。我们敏感的神经末梢将我们的内心世界与外面的世界联系起来,使我们感受到痛苦、危险,感受到生活中的美好。而我们的焦虑和恐惧也正是由神经末梢感受到的。

  有时我们可能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想法,觉得人的一生中会碰到这么多不愉快的事,倒不如做一只麻木的牡蛎。但如果真的将这两种选择摆在我们的面前,我想,很少有人愿意做一只麻木的牡蛎。没有了感受能力,也就感受不到恐惧、爱、欲望和忠诚。正是因为感受到了焦虑,我们才督促自己不断地发展、成长,我们才有人生的梦想和追求。

  人的气质千差万别,对同样的事情,人们的情绪反应是不一样的。粘液质的人能够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心理阵线不会轻易崩溃;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他们能够承受的精神压力要轻得多。然而,不容忽视的是,那些经常处在极度恐惧状态的人,往往会表现出巨大的创造力。林肯和陀思妥也夫斯基在一生中经常感到抑郁,但是他们却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有些人成天乐呵呵、无忧无虑,反而不能取得大的成就。

  没有任何一个说法能够涵盖人类所有的情感体验,但下面这个观点的概括也许是正确的:所有人无一例外(或者可以说只有弱智和白痴除外)都感受过恐惧和焦虑。尽管每个人的具体感觉不一样,但其本质都是相同的。恐惧和焦虑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但毋庸置疑的是,所有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感受过内疚,承受过孤独,害怕痛苦,向往安宁。我们常常掩饰自己隐秘的感觉,避免与习俗相冲突,大家对此都心照不宣。其实,我们倒应该公开地承认,正是共有的焦虑使人与人之间具有相通性,从而使人类能够结合在一起。

  当然,有些恐惧是必要的,有些是不必要的,两者之间存在着区别。无论在自然界还是在人类社会,当我们感觉到危险真实存在时,有恐惧感是必要的。当我们的水手或战士投人到战斗中时,他们会感到恐惧。这种恐惧感会影响人的生理活动,造成肾上腺素分泌的加快,从而刺激他们运用身体和精神的全部能量,巧妙地克服遇到的各种困难,去夺取胜利。如果一个战士走上战场不感到恐惧,这对他自身来说是巨大的危险,对他的战友来说也极其不利。但战士、水手和飞行员一般最终都能够克服恐惧,去出色地完成任务。这些例子最好不过地证明了一点:人类能够运用他的潜能去克服恐惧,去完成伟大的事业。

  恐惧感会帮助我们避免危险。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情况也是这样的。我们感受到肉体上的痛苦(这种痛苦也许是某种疾病的症状),心里就感到害怕,去找医生看病。事实表明,我们感到害怕,常常使我们避免了不必要的危险,从这个意义上说,害怕的感觉是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敌人。原子弹的存在对整个人类的安全构成巨大的威胁,令人恐惧。如果原子弹爆炸的话,会造成巨大的伤害,敏感的人们为此深感忧虑。如果不能恰当运用,原子能将会是巨大的破坏性力量,而不会增进人类的幸福和繁荣。对此感到恐惧是有现实根据的,是必要的,这样我们才会采取新的行动去克服社会上的各种危险。为保证个人和社会的幸福,对有些事物怀有恐惧是必要的,也是适当的。为了人类的生存和进步,我们不必刻意消除这些恐惧。

  但过度地害怕和病态的恐惧则会使我们失去活力,降低我们的工作效率,使我们的精神发展得极不健全。这就像我们的内分泌腺激素一样,它本是调节我们的生理活动的,适量的激素会促进我们的健康,而一旦过量,就会对我们的身体造成危害。同样的道理,适度的焦虑是正常的,有益于我们的精神健康。但一旦过度,就会对我们的人格和本性造成巨大的危害,造成人格的扭曲。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为生命呐喊
[email protected]6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354-2423800 Fax:0354-2423800 Email: [email protected]
呐喊健康教育网站